预测称2020年中国一半人口近视,特别是青少年高度近视风险剧增

枣庄大明2021-07-23 16:26:40
导读
目前国家正在为一个数字忧心忡忡:20年前,小学毕业生发展成为近视眼的仅为极少数,但如今,刚入学的6~7岁儿童的近视患病率已接近30%,三、四年级10岁左右儿童近视患病率超过50%。

值得注意的是,6~10岁发生近视的青少年,18岁成年前发展成为高度近视眼(高于600度)的风险大大增加。

5月14日,天津一家餐厅,一名3岁儿童在等餐期间,用家长的手机聚精会神玩儿游戏。 张国 摄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暨眼底病学组组长、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执行主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许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当前我国青少年的视力发展状况表示忧虑。“我们统计,高达90%的大学生是近视。中国20~30岁年轻人中有20%患有高度近视。”


他说,一般来讲,相当一部分高度近视在中年以后发展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的患病率目前约为人群的1%至2%,中国至少有1000万以上这样的患者,它是成人常见的致盲原因之一。可怕的是,大多数青少年学生的家长对此并不重视。相比于奥数培训班、英语提高班、“小升初”择校,给孩子戴上一副厚厚的眼镜,根本不算事儿。




在小学毕业前,远视度数就已经耗尽


  

现在,随意走进一家餐厅,都可能看到“低头族”。年轻的爸妈在刷手机,年幼的孩子则边看iPad边吃饭。


一只装满水的玻璃杯,就能成为一个支点,把iPad往侧前方一架,点击“播放”键,时下最流行的动画片就能开始专属播映了。


为了方便孩子吃饭,有些家长几乎在自己的平板电脑上下载了孩子所有喜欢看的动画片,每次外出吃饭,家长与朋友聊天,孩子就在一旁乖乖地边看动画片、边吃饭。

更有一些家长认为,现在的孩子不可能不接触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现在(幼儿园)不给他接触,到了小学,也不得不接触。躲不掉的。干脆就这样吧。”


   手机和平板电脑现在成了“懒惰妈妈”的陪伴神器,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小学入学伊始,就被检出近视。


近年来,一些民办小学在招生时会使用平板电脑作为面谈环节的工具。比如,平板电脑上跳出若干个图形,让孩子寻找图形的规律并选择答案。


这种做法,一方面响应了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不能笔试”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满足了学校考察学生的要求,得到了较多应用。但同时,家长们也由此形成了让孩子“先练练”的心理,练着练着,孩子就离不开平板电脑了。


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记者看到,每一个报名的孩子,都被要求同时购买一套标价468元的“游戏”。培训机构要求孩子课后自行登录该游戏,边闯关边学习英语单词。每个月,培训机构还会对通关成功、积分前十名的孩子进行奖励。该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寓教于乐”的新方法,“这是健康的游戏,有助于孩子知识的巩固”。伴随着手机、平板电脑、“健康游戏”的发展,孩子们的视力越来越糟。


湖南某大学微电子专业硕士小容,从小爱玩电子游戏,最开始在游戏厅里打《坦克大战》,后来用电脑玩《星际争霸》,现在又是网游高手。他在念大学时,已经高度近视伴散光。而18岁的湖南大学生小阳,也是著名的游戏玩家,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同时伴有高度近视。


因为小阳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父母对他的视力问题并未有多大重视,“只要不影响学习,就没关系”。


 除了遗传性近视,每个人一生下来,都是天生的远视眼(正向度数),过去,人到了成年时,眼睛发育成为正视眼定型,保留轻度远视度数。但现在,我国青少年大多在还没有成年时,甚至在小学毕业前,远视度数就已经耗尽,“中国青少年整体人群的屈光度数已经严重向近视方向漂移。”



“爱学习”的东亚人近视发病率高


  

这种“近视漂移”的罪魁祸首,专家们认为,一是持续不断的学业压力,二是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一个值得探究的现象是,儿童近视的发病率在崇尚“学习”的东亚人群中最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伊恩·摩根2012年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韩国96%的年轻人(20岁以下)患有近视,排名第一,我国台湾地区的比例是85%,新加坡则是82%。


   东亚人群的近视发病率高,并非出于遗传,一个例证是,在上世纪60年代,只有20%的中国人患有近视。


“儿童和青少年面临着极端的学业压力。我们要求孩子能够取得好成绩,即使这意味着他们童年的大部分时光被关在室内。我们都知道,缺乏自然光会增加近视的风险。”


视光专家的研究发现,中国青少年在入学后二、三年级近视发生率激增,到了三、四年级,约一半的孩子发展成为近视。


“很多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给幼儿园的孩子进行早期智力开发,英语、数学、绘画、音乐、棋艺,却牺牲了体育锻炼和户外玩耍的时光。”许迅说。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视光学组副组长、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的杨智宽教授也发现一个问题,文革时的近视发病率最低,而恢复高考后近视发病人群日渐增加、且越来越低龄化,“这与越来越重的学业负担明显相关”。


户外运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杨智宽介绍,喜爱户外运动的澳大利亚华人要比新加坡华人的近视发病率低20%,而研究表明80%以上的近视发病与后天相关,为“获得性近视”。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是“近距离工作导致的用眼负荷大增”,其中近距离工作视物的距离和持续性是最重要的因素。“目前看来手机的危害最大,手机内容丰富、趣味性强,尤其是游戏更加具有吸引力,它有独立的光源,不需要光照。特别容易导致持续性的视觉工作。”杨智宽说,手机、电脑、液晶电视均含有蓝光损害,而目前无论是学校老师,还是学生家长,对蓝光的损害认知都非常少,这种蓝光实际上可能会损害眼底。


近年来,不少学校都开展了信息化教学改革,有不少学校开展基于iPad使用的实验教学,杨智宽认为,这种方法尤其不智,“最容易损伤孩子的视力。研究表明,以目前的速度,20年后眼底病可能会大爆发。”



怎么办?



2016年10月,国家卫计委、教育部和体育总局曾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积极采取措施,关注、缓解青少年近视问题。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出于学生减负的需要,还是出于增强学生体质的需要,上海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最直接的一个做法是——规定所有中小学校每天都要保证“阳光1小时”。


也就是说,所有的孩子,每天在校期间至少有1小时的户外活动。“教育部门的规定摆在那里,学校很重视,但家长是否全力配合,还真要看各人的重视程度。”许迅说。


“人的观念”,总是决定一件事到底能不能执行下去、执行到什么程度的最关键因素。近视问题也是一样,许迅认为,近视在我国青少年群体中高发这件事儿,实际上并未引起家长们多大程度的重视。


这位医生在门诊接待中发现,除了弱视、斜视的患儿家长会重视治疗,很少有家长因为孩子近视来看病,“家长觉得,配副眼镜就可以了。”


但实际上,青少年近视“一定要医治”。根据许迅团队的调研,青少年近视后每年的度数增长幅度在75度左右,因此,6~10岁段发生近视的青少年,成年后绝大部分会发展成为高度近视,“目前中学生高度近视比例是10~20%,谁也说不准,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10年后会不会达到50%。”


而高度近视中,会有一部分发展成病理性近视,出现致盲的眼底并发症。高度近视性的黄斑变性、视网膜脱离、青光眼等眼底病变会带来严重的视力损害,有可能导致不可逆的低视力,乃至致盲,而这种情况,眼科专家们认为是“灾难性的”,“不能通过光学或手术解决”。


 每个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不会变成高度近视,但现实是,目前10个青少年里至少有一两人发展成为可怕的高度近视,其中相当一部分将最终失去全部或大部分视力。


北大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玲所做的2016年国民素质调查报告指出,男性健康问题第一是眼科问题,女性健康问题第一是乳腺问题、第二就是眼科问题。近视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的影响人类健康的三大疾病之一。报告认为,到2020年我国全国人口近视发病率将达到50%,其中高度近视人群将达到7000万人。


“大多数患者只会在视力已经非常差的时候才寻求治疗,但情况往往已经不可逆转了。”许迅说,对青少年来说,光学离焦原理设计的特殊眼镜如OK镜,以及M胆碱受体阻断药物如阿托品,是目前业界公认能缓解近视快速增长的措施。可惜的是,大多数家长对此并不在意,也未寻求过眼科医生的帮助。



我们的眼睛太忙了! 

你的视力怎么样?

对于现在青少年近视问题您有什么看法?

文末留言 分享给大家吧



枣庄大明眼镜&博爱世眼康山东分公司,是一家全国连锁全面以青少年近视防控、弱视、斜视、眼球震颤为主的视觉治疗训练康复机构。公司拥有专业视光专业人才和高端先进的检测设备及软件,如电脑验光仪、综合验光仪、角膜曲率仪、数字裂隙灯、各种视力矫正训练仪。

博爱世眼康目前全国已有60多家分公司,同时博爱世眼康得到了医学界和视光界的双重肯定,是中国保健协会团体会员单位;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常务理事单位;上海眼镜协会会员单位;江苏眼镜协会副会长单位


专家团队:



严伟豪个人简历     

严伟豪,男,江苏无锡人,博爱世眼康创始人。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眼病防治技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副会长;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国标筹备委员会副组长;博爱世眼康集团总裁;博爱世眼康双眼视觉康复研究所所长。致力于儿童视功能障碍的康复研究,用“大眼科解决小屈光”的开创性理念,结合临床实践,对于近视防控、斜弱视治疗、眼底病变引起的视功能障碍非手术疗法有独到见解和成功经验!以严伟豪总裁为首的博爱世眼康技术研发团队,有效救治了数例已被临床放弃了的孩子,他带领团队坚毅拓荒中枢神经系统引起的肢体障碍的顽疾,尽最大努力,还孩子一个健康的人生!



邵立功个人简历     

邵立功男, 眼科学与视觉发育科学博士、儿眼科学与眼视光医学博士后、美国休斯顿大学视光科学院小儿视觉发育学与眼科学客座教授、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儿眼科专家会诊中心、主任医师、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眼病防治技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优生优育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会长;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国标筹备委员会组长;全国儿童青少年斜视弱视近视眼保健指导中心主任委员、中国眼视光学杂志常务编委、"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眼病防治技术专业委员会北京海润阳光文化中心眼保健、视觉功能测试图书和视觉认知发育以及视觉艺术培养学习图书研发生产基地"专家顾问



钱志深个人简历     

钱志深男,江苏泰州人,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常务理事;中国眼保健师资格培训总监、高级培训师;博爱世眼康集团副总裁、技术总监;博爱世眼康双眼视觉康复研究所副所长;博爱世眼康技术研发部副总经理。致力于视觉训练方法的研发创新、视功能的检测及分析,对近视防控、斜弱视的治疗有独到见解,并已取得可喜的成绩,受到社会各界及家长们的尊敬与欢迎,同时也得到了国内视光界及眼科界专家的认可!




倪伟个人简历     

倪伟、女,西安市第四医院眼科,主任医师,1982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学士学位。   《中国实用眼科杂志》编委会通讯委员;《中华医学研究杂志》常务编委;《中华现代眼科学杂志》常务编委;《中国医学美容杂志》编委。亚太远程眼科联盟陕西分会秘书长,陕西眼视光培训示范学院/西安眼视光学院专家组成员。1992年赴美国东田纳西州大学医学院眼科研修。几十年一直从事眼科临床和教学工作,疑难病症诊治,完成各种手术特别白内障手术几万例,积累了丰富经验。撰写论文50多篇,参与和主持完成科研课题8项,4项获西安市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二、三、四等奖,2项获市卫生局科研成果三等奖,2项获市卫生局新技术奖。


朱晋个人简历     

 

朱晋,男,眼科主任医师。为成都市视力保护协会副理事长,成都市视力保护协会秘书长,四川省康复医学会理事,四川省康复医学会副秘书长,四川省康复医学会眼科分会常委兼秘书,四川省康复医学会视觉光学专委会主任委员,四川省眼镜商会理事,成都市预防医学会理事,四川省营养运动与心身健康专委会委员;四川省眼科质量控制中心专家,四川省医学会残疾等级省级医学鉴定专家,成都市眼科质量控制中心专家,成都市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四川省人社厅职业技术培训中心验光师培训及评审专家,四川省眼镜验光员职业资格培训召集人及组织者、四川省消费者保护协会眼科咨询专家,教育部及现代教育报爱眼科教讲座专家指导组成员;国际隐形眼镜教育者协会(IACLE)会员,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创业导师,《四川康复》杂志编辑部主任,成都成航医院院长。

工作以来先后完成学术论文80余篇,专著《你可以对近视说不》2010年8由“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多项科研课题在四川省卫生厅及科协立项,参与多项四川省及成都市地方标准及政策法规的起草,参与研制的“一种可以降低眼睛屈光度的方法及眼镜”获得国家专利。



柏春莉个人简历     

柏春莉女 1966年3月出生 辽宁沈阳人。眼科副主任医师 ,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常务理事;中国保健协会眼保健分会辽宁省会长;博爱世眼康辽宁分公司董事长;辽宁沈阳辽中区百氏眼科院长;辽宁沈阳辽中区百氏配镜中心总经理;中国农工民主党辽宁沈阳市辽中区主任委员;辽宁沈阳辽中区政协常委;辽宁沈阳辽中区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毕业于沈阳医学院临床医疗系,大学本科,从事眼科临床工作三十多年,擅长青光眼、白内障等手术及临床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尤其对青少年近视防控、斜弱视治疗有独到见解。



吴来伟个人简历     

吴来伟,男,在职眼科学博士,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眼科中心主治医师,高级验光师。广东省视光学会会员、国际角膜塑形学会亚洲分会(IAOA)会员。本科毕业于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学专业,目前承担省市在研课题3项,发表多篇国内外论文。擅长角膜塑形镜验配、圆锥角膜治疗、疑难屈光诊治、斜弱视治疗。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及其他公众平台,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确保文章的准确性,如有侵犯版权请后台告知我们删除!




  枣庄市大明眼镜有限公司

总店地址:枣庄市胜利东路111号(枣庄老电影院东100米路南)

爱眼热线:0632-3867888

亚细亚店地址:枣庄市龙头东路38号(亚细亚杨宁超市北门东邻

爱眼热线:0632-3867878

市府名苑地址:枣庄市解放中路279号(市府名苑大门北侧

爱眼热线:0632-386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