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戴上眼镜看蚂蚁(散文)

戴上眼镜看蚂蚁(散文)

2020-11-30 10:25:56祁东天地


戴上眼镜看蚂蚁(散文)


文/彭建华


夫人一双眼睛,原本有如水一般清澈明亮。可是,昨晚她在微信上看一篇文章,居然发现那字暗淡无色,便随手从我头上取下眼镜,架在自己鼻梁上。突然间,她僵住了,猛然发现了一方新天地:啊!同样的字怎么跟刚才不一样了,如此清晰,如此亲切!这时的她才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老花,从此要与眼镜结缘了。


她开始是大吃一惊。很快地,除了吃惊之外,她更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奈,甚至有些恐慌。



她的这种经历也曾是我所有过的。而且,比她还要早上整整七年。2010年,我也在这种吃惊、无奈和恐慌之中,在自己的鼻梁上架上一幅廉价的眼镜。


其实,在小时候,我的眼睛很好,农村那一丈八的大房子,我站在走廊的外边都能看清视力表最下面那细如蚊虫的小M符号。但是,那时的我却并没有一种自豪的情感在心中油然而生。因为,我常常羡慕那些戴眼睛的人,认为他们才是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人。我家乡隔壁的一个白面书生,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高中生,数学学得特别好,在我们公社的秋塘坪中学任教。后来被打成了右派,回到生产队里务农。他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经常在我读小学的静尔庵附近田里干农活,休息的时候便来我教室里的黑板上演练数学题,有时一道题要写满一黑板。那时,我虽然并不喜欢算术课,但我却觉得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特别是他戴的那幅黑边眼镜,简直比《封神榜》里神仙的照妖镜还令我神往。于是,从那时起,我天天盼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很有知识、能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可以说,我喜欢文学喜欢写作,就与那幅眼镜有关。在某种程度来说,它就是我的启蒙老师。人们都说叶公好龙,并非真的喜欢龙。但是,少时的我却是真真切切地喜欢眼镜。为了与眼镜结缘,我便天天用眼,当然并不是看课本,而是杂书和报刊。看它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什么崇高或不崇高的目的,纯粹就是看看而已,让自己的眼晴早日去适应心目中神圣的眼镜。后来,我学习了削足适履这个成语,便觉得昔年的自己很有一种“毁眼适镜”的味道,现在想来,很为自己的年幼无知而哑然失笑。真正可笑的是,我的眼睛老是跟我作对,尽管时不时因为看书而流泪,但它就是不坏,无论远还是近,总是一幅明察秋毫的样子,让我无可奈何。

与自己眼睛的斗争持续了若干年,当然后来我不再带有“毁眼适镜”的恶魔心理,但经常读书的惯性却也未能刹住。更意外的是,读的多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变化,但别人却开始称我为“文学青年”,再后来甚至有人叫我为“散文作家”。

不幸的是,我的眼睛仍然是洞若观火。当然,这时的我不喜不悲,我分明知道,那并不是我的道行有多高深,而是岁月的年轮圈定了我毫无涟漪的心态使然。不过,我还是喟然而叹:再见了眼镜,此生你我了无缘份!

俗话说,有心插花花不发,无心栽柳柳成荫。我与眼镜的缘份,倒是真的应了这句话。大概是2010年吧,某天晚上我躺在东莞某公司宿舍的床上看报,突然有一重大发现,原来印得字黑如墨的文章,居然淡雅如素,某些笔划少的文字甚至隐入了暗黄色的新闻纸之中,若隐若现,与我捉迷藏。为此,我曾几次与人感叹:现在的印刷厂也真是,为了节约成本,居然在印刷报纸的用墨上偷工减料!后来,说的多了,有人便告诉我,看是不是你眼睛出了问题?更有人说的直接了当,你的眼睛不是坏了,而是老花。我想想自己的年龄,47岁难道真的是老了?

这一年,我终于戴上了眼镜。


但是,眼镜不但没有给我弥补上少年时代盼而不得的遗憾,反而有的都是烦恼,必须时时刻刻将之揣在身上。它不是近视镜,可以经常架在鼻梁上,而是老花镜,只在关键时刻才能派上用场。而我要用它的关键时刻很多,一旦不用就取下来,很是繁琐。如果不取下来,戴着它走路,一双眼珠子就要往上翻起,不说别人,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滑稽。还有一次,我在外面有事忘了带眼镜,用微信付款时居然将20写成了200,幸好回来后我检查了一下,也幸好店家是熟人,才避免了没必要的损失。

从此,我开始讨厌眼镜。


这时候,我才觉得背叛了自己的少年纯真。难道我真是好龙的叶公吗?虽然从发现自己眼睛老花时,就不喜欢戴眼镜,可是毕竟现实就是现实,我还是很不情愿地经常去买廉价眼镜,并不是舍不得花那个钱,而是我经常弄坏它。有时掉地上摔烂,有时躺床上睡着了压坏,有时放在某地忘了带回。短短六七年时间,各色的眼镜居然买了七八副。而且,这眼镜戴着戴着,它的度数便水涨船高,50度100度150度,纵深发展的趋势让我心惊。

今年,我从广东回到祁东,天天与手机和电脑打交道,便寻思要解决这个问题。我的愿景很美好,能否有一种老花眼镜像近视镜甚至是通光镜那样,每天能全天候戴着,勿需时不时地取下。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还可以抑制眼睛的老花趋势,当然了如若能将度数一年一年地减少,那就阿弥陀佛了。


所幸的是,因为工作关系,我接触到了雷青春先生。他是一位国家一级眼镜配验师,在祁东县城开着二家光明眼镜店,另二家也正在装修。他向我推荐了德国产的蔡司眼镜。我听了他的介绍,也研读了一些相关资料,还百度了这个蔡司的前世今生。从那一刻起,我发现自己的情感变了,于是写了一篇《我爱蔡司》的散文。大家知道我喜欢散文,若凡自己喜欢的东西,总爱用这种体裁的文字来予以表达。所以,我决定要买一幅蔡司眼镜来善待自己。我知道它贵,但它却能满足我上述美好的愿景,就只能选择它。

打了六折,最后花了1300元让蔡司到手。这时的我仍无丝毫欣喜,因为我再不是少年的我。不再对眼镜神往崇拜,不再有叶公好龙的心态波动,我只是我,我只为我的需要而选择和付出。

今晚读何立伟的散文《一觉醒来看见地上的拖鞋》,我觉得其中有句话可以借来一用:“未来是什么?具体的未来,就是明天早晨醒来,还能看见床下头一双鞋,还能穿着它,在人世上四处走动。"是的,正如辛弃疾所言:“白发多时故人少。"人一旦戴上老花镜,“故人"也必是日渐凋零。去年某天,无事便在纸上默写小学时的同学名字,居然发现有五六个戴眼镜和不戴眼镜的男女同学,永远地走了。而我们还能每天在鼻梁上架着老花镜,读读书看看报,或者是像儿时一样瞧瞧墙角的蚂蚁如何搬家,又何偿不是幸事一桩呢?


2017.10.12,晚,祁东 


------广告 -----